修命者开局寿元百万年_第四章 最是难逃唯人心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章 最是难逃唯人心 (第1/3页)

  对修真人士而言,时光总是显得额外的不耐用,仿佛只是打了个盹,就已经是四战十年。

  这是一种圈子里都能认的历法,除了方便使用,也有警示之意。修界自诞生以来,已经经历了四场波及几乎所有门派的大战了。

  周行是四战七年初穿越来的,如今是十年尾,连皮带毛四年了。

  这四年,对于蓝星的修真人士们而言,分外难熬,大战越是后期越血腥,由于减员严重,防线不再完备,被敌人侵入腹地血腥报复的情况时有发生,这时候扯谁比谁卑劣已经无意义,总之就是你初一我十五,不断秀下限。

  而周行于修真圈,于大战,都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物,他这四年来的经历,撇开修行不提,最醒目的标签,便是‘逃离’。

  逃离玄尘子的掌控,摆脱玄尘子的影响,包括给自己洗地。

  土著周行这个号被折腾的有些烂,却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立足之本,且不说重新练号所需的、包括时间上的投入,光是客观条件,都不允许他随便就弃掉这个角色。

  他前世又不是没有自己给自己当过老板,以身试法的结果,无非是确认,在人情社会中,还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啊!

  而人类文明,有已经进化到不讲人情的社会么?

  寻便诸天可能有,但至少他还没遇上。

  现实从来都是骨感的,他尽力逃了,也努力洗了,却还是没能逃过被玄尘子牵连,或者说,当他采取行动时,已然有些晚了。

  近一年来,大战烈度明显降下来了,都打不动了,战争即将结束。

  可玄尘子对炼制血丹、魂丹的材料需求却有增无减,找不到野生的活体材料,甚至对跟他不对路的同门下手……

  铁打的玄尘子,流水的工具人。

  这个说法都过气了,从今年年初开始,玄尘子那边就只出不进了。这都秋天了,光是明面上的途径、流入他那里的人员都不知道被吃了多少,更别说其他途径。

  所以当他听说玄尘子叛门了,真是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何况他当初从系统商城买了玄尘子的信息,虽然是模糊信息,不确定具体啥时候叛,但叛门本身已经没悬念,吃一点,早一点而已。

  唯一让他惊诧的,也只是玄尘子的疯狂程度超出预料罢了。

  但他被玄尘子牵累而遭到清洗,这个是真没想到。

  他之前觉得,玄尘子党羽,宗门即便铁了心清洗,也势必有个度。

  毕竟玄尘子是太上嫡传,当今的掌门都得恭敬执子侄之礼,口称师叔,其人不但天下有名,在云霄宗更是积威日久,人脉何其广?

  这要是尽数诛除,云霄宗岂不得至少灭杀五分之一成员?

  而他,差不多两年前,就通过自污的方式脱离了玄尘子一系。

  玄尘子能成为云霄四柱,是有道理可讲的,撇开他那些见不得人的研究和制造,他无论是个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